职能部门“下放” 居委会啥都能管公章万能- 社区如何走出“瘦身

来源:http://www.epaurbanministries.com 作者: 2017-10-25 04:57

  据4月15日电社区工作直接面对居民群众,既关乎党委、形象,也是加强社会治理的基础。但记者近期赴多地采访发现,“千根线,下面一根针”,社区这根“细针”已变成职能庞杂、公章万能的“巨无霸”,转变职能、为社区减负回归服务群众本位、提升城乡社区治理能力已迫在眉睫。

  今年初,中部某地经过梳理发现,社区所承担的职能竟然有558项之多,涉及面之广令人咋舌,有些职能记者也看不明白。

  “小小的社区如何承载这么重的任务?”受访中,一些社区负责人无奈地说,“破案率、食品安全和消防等事项也成了社区职能,年底还要接受考核。”

  湖南长沙一位社区负责人告诉记者,以前社区办公场所的大门上要挂十几块牌子,每个办公室还要挂十几块。现在,一些地方牌子是收起来了,但承担的职能“涛声依旧”。“多一副牌子,就多承担一项职能;有多少个上级部门,社区就要接受多少任务。”中部地区一位居委会主任说,全区有50多个职能部门,基本上都有任务下派到社区,他所在社区有10名工作人员,根本忙不过来。

  据上海市民政局统计,目前全市居委会承担的行政性事务几乎占其总工作量85%以上,一个普通社区居委会每天平均要承接30多项大小行政事项,每年接受40多项考核。上海嘉定区一位居委会说,“以前我们每年要写184本台账,要装几个大箱子,一个案例要换三四种写法、给不同的部门,小区居委会最主要的工作好像成了写台账。”

  职能过多让社区疲于应付,更为居委会埋下“不大,责任过大”的风险,甚至带来寻租。

  在多地采访中,社区居委会干部大倒苦水:从房产继承公证、个人有无“案底”,到办理准生证,甚至离婚、亲属丧亡等证明,都要到居委会敲个章。

  但居委会面临的风险是:要“担起天大的责”。“不盖章,一些居民就说我们是‘懒政’,社区矛盾就来了。”湖北省襄阳市樊城区代家台社区安红波说。上海普陀区桃浦镇公寓居民区党总支梁慧丽也表示,没有印章使用清单,居委会只能自行把握敲章范围,如果居委会不盖章,居民有些要办的事还真办不成。

  不久前,襄阳市樊城一居民到为儿子上户口,以孩子太大为由,需要社区出具孩子是当事人亲生的证明。这让社区负责人愕然:人家的儿子是不是亲生,我们怎么证明?

  “如果只是为了履行一道程序,在一些不清楚的证明上盖章,是对的。”有居委会负责人说,相关部门在办理行政审批和政务服务过程中,“本该负起调查、核实的任务,别给居委会,“”下放给居委会,也是给群众到部门办事人为设限。”

  “许多章在法律上是无效的,没有约束力,甚至会给居委会带来吃官司的风险。”普陀区曹杨街道枫杨园居委会党支部刘娱说。而事实上,此类诉讼已在全国多地发生。

  “实则是职能部门的‘懒政’!”普陀区社区建设工作办公室主任陈伟明表示,一些职能部门为减少麻烦或由于职能不清,把行政事务层层下放,把居委会当成其下属机构。

  除此之外,公章所代表的也为寻租留下了空间。一些居委会主任坦言,有些社区经费紧张,难免发生借盖章之机收费引发的。他们认为,“万能公章”看似万能,其实为居民增加了办事环节带来不便,也给居民造成不尽责、的负面形象,规范印章、各自依法担起该担的责任,对和居民来说都是好事。

  目前,全国多地都已出台社区职能减负规范性文件,正制定社区“居委会印章使用负面清单”,旨在让社区职能回归服务本位,建立公章规范使用的长效机制。但记者了解到,社区职能“瘦身”往往陷入“越减越忙”的怪圈。

  在中部某市,去年2月下达了社区减负九项,虽然会议减少了,但许多检查、评比等,仍让社区忙不停。“根源在于职能没有转变以及‘条块不清。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骏说,“包揽了大量行政、社会管理事务,并将其一级一级下放到了街道、居委会。与此同时,由于懒政思维,一些‘条’上单位将自身不愿做的工作推给了‘块’,并掌握了考核‘块’的,‘块’也只好将这些压力层层下压。”

  专家认为,要走出社区“瘦身”怪圈,还需建立起严格的“社区工作准入制”。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文军认为,除了要做到依法依规、规范准入,还必须针对已予准入的工作事项进行分类把关、明晰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