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生学习APP不良内容 有的为交友软件做广告

来源:http://www.epaurbanministries.com 作者: 2017-11-21 18:03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在线学习APP也变得越来越火。据统计,2016年我国“在线教育”的用户中,中小学生的数量占到了三成左右,数量超过三千万人。不少在线教育平台针对中小学生专门推出了手机端的APP,声称随时随地都可以学习。有句广告词叫“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了”。不过有了学习APP,妈妈真的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了吗?

  11月3日,记者用QQ账号登录了一个名为“我要当学霸”的学习APP,在该款软件的页面下面,“学生圈”的版块十分醒目,点击进入用户可以自行添加圈子,记者发现供选择的圈子数量超过了50个,被细分为“小学交友”、 “暗恋心事房”、“异地零距离”等版块,其中不少版块上都被标注了“推荐”字样。根据推荐,记者进入了一个“美丽女生馆”的版块,根据发帖的日期记录,11月1日网名为“白栀凉”的用户连续发表了多张聊天截图,对话内容涉及“招嫖”等内容不堪入目,有多人参与了留言。而这位发帖者的注册信息显示为“县三中初一”的女生。记者随后尝试进行留言,发现该平台并没有任何即可随意发表。

  根据10月1日实施的《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要求:注册用户需“后台实名”,否则不得跟帖评论、发布信息。而截至记者发稿前,“我要当学霸” APP,用户依然可以通过QQ账号等第三方平台登录进行匿名发帖、留言,无需实名注册。

  在一款名为“阿凡题”的手机学习APP主界面中,记者见到了 “声控福利社”的字样格外醒目,记者点击后被引导到了名为“闪聊”的软件下载界面,而在这款软件的介绍中,记者见到了这样的介绍“该款软件含有轻微内容或裸露”。面向未成年人提供学习的“阿凡题”APP为何会出现如此的内容呢?记者联系阿凡题APP的客服后却得到了这样的回复。

  记者:就是这种在线的交友、虚拟的交友,你觉得是他们学习、生活的一部分吗?

  阿凡题APP工作人员:这个,看小孩他们自己的选择吧,因为他们即使不在阿凡题APP上下载这些软件,他们也会在很多别的地方都能看到。

  给孩子用的学习APP,竟然着这么些不雅内容和广告。这还不止,据从事过在线教学的内部人士透露,由于没有公开的资质审核机制,师资宣传造假也成为了在线教育行业的潜规则。

  曾任某学习APP英语培训老师 王先生:我在几个在线教育平台上做过,这种平台的宣传都非常有水平的。这个造假是什么情况呢?你比如说某一个老师什么竞赛,什么几等,他可能真的参加过这个竞赛,如果写进去了之后他这个程度可以给你拉升。

  前不久,有了大型连锁机构泡泡英语将应届大学生包装成为“教学名师”的内幕,描述了培训机构让师在向家长介绍自己时“尽量多用一些光鲜的资格证书包装自己,没证书也说有,反正家长们不懂”。一家经营多年线上和线下英语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包装老师是教育培训行业的潜规则,在线教育平台也不例外。

  某英语培训机构负责人 唐宁:在教育培训机构来讲,其实他们一般打的都是家长或者说这个学院的卖点他们的卖点是什么?就是他们老师,所以在培训机构进行对于老师的所谓包装以及推广的时候,它会比较突出说这个老师的教龄啊,然后他的资深背景之类的,所谓的名师策略呢,是一直以来这个会比较受到广大的家长以及学生去来买单的。

  调查中记者发现,目前多款用户超过百万级的学习APP,纷纷打出宣传战,广告中“一线名师”、“金牌名师”的字样比比皆是。

  不仅炒作“名师”概念、鱼目混珠,记者通过深入调查还发现,开办学习APP这样的在线教育平台也几乎是零门槛。有机构甚至打出“5分钟网校上线”的广告招揽生意。

  记者在搜索引擎中输入“在线教育平台开发”,便出现了3900万个搜索结果。记者点击进入了一个名为“云朵课堂在线网校系统”的网站,页面中“5分钟网校上线”的字样十分醒目。工作人员表示,通过网络进行教育课程的营销,开办的手续非常简单。

  云朵课堂在线网校系统工作人员:您这边不需要提供什么资质,如果说您个人来做就是提交身份证明就可以了,然后如果是企业做的话,直接双方带着合同章就可以了。

  记者:就是办理这种在线教育不需要什么样的教育的资质啊什么东西吗?

  云朵课堂在线网校系统工作人员:这个其实大的资质还是在我们这边,你只不过是我们的一个小分支,基本上任何人都可以来开办一个这样的平台。

  无需资质审核,无需登记备案,只要支付一年八千多元的租赁费,个人便可以开办在线年,教育部出台《关于加强对教育网站和网校进行管理的公告》,明确:“凡在中华人民国境内,举办冠以中小学校名义及面向中小学生的网校和教育网站,必须经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同意,并报国家教育行政部门核准。”

  但记者发现,目前针对中小学生的在线教育平台,大都是注册为“科技发展公司”的头衔。虽然从事教育培训,但并未在教育部门登记审批。

  市教育科学研究院信息处副处长 唐亮:现在据我了解,以APP这种形式提供在线教育服务,这些公司主要还是以一种商业机构的这种注册流程为主,少部分地区对于这种互联网信息服务的前置审批有相应的要求,但是从这个大区域范围来说,还没有形成一个有效的、明确的管理制度和措施。

  正如刚刚专家所说的,“在线教育”作为互联网与教育相结合的新业态,还没有形成一个有效的、明确的管理制度和措施。它作为在线的学习教育平台,一方面,在内容把关、教师宣传、资质审核等方面乱象不断。另一方面,它从事教育培训又处于教育主管部门无法监管的尴尬处境。毕竟,在线只是手段,教育才是目的。关于在线教育行业,究竟该怎么规范,来听听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方平的观点。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 程方平:我觉得其实这个在线教育确实应该有一个基点,我们或者叫底线,这个底线突破了以后,那就这个就是出现很多问题,包括知识的错播啊,包括用这个不正当的一些方法啊,甚至可能貌似比如说传统的方法或者国外的方法,都没有人来判定,因为这个广大的教育消费者他们在这些方面不是专业的,这个立法特别是这方面的立法应该尽快出台。